您现在的位置: 微信小程序 > 微信小程序运营 > 业界 >

我们采了3个人聊了“应用号”,然后想起2009年的事

来源:微信小程序 编辑:Yiyongtong.com 发布时间:2018-02-15 16:16热度:

今天凌晨,微信的小程序刷爆了朋友圈,一码难求。我们先简单回顾下基础信息:

【创业者说】我们采了3个人聊了“应用号”,然后想起2009年的事

小程序是一种不需要下载安装即可使用的应用,它被赋予新的开放能力——丰富的接口和框架,包括:视图、内容、按钮、导航、多媒体、网络能力、罗盘、重力感应、画板等。具备强大功能、运行速度将与原生 app 媲美。 

可以想见的是市面上各种猜测都有,因此我们采访了一些利益相关者,以求让你更清楚地了解,小程序究竟是什么?它是否能给你带来价值?以及如果有价值,这种价值是什么?以下,Enjoy:

一、阿禅——有可能学院CEO(公众号ID:knbknb)

Q1.你有小程序邀请码吗?

有。

Q2.你觉得腾讯的小程序能干嘛?谁适合去使用小程序?

小程序是服务号和原生App的一种中间态:服务号基于网页,加载慢,功能弱,网页技术不流畅,体验不好;App需要下载,耗流量,成本高——小程序提供统一架构,轻松开发。所以小程序的想象空间是介于两者之间,比如一些低频但需要提供更好服务的产品。

使用小程序的人,既需要有技术,也需要自己有营销渠道和方法。

小程序更复杂一些,与订阅号等不需要/少量开发的类型比较,小程序还是需要有一定的技术储备;而不管是订阅号、服务号、小程序,微信一直都是不提供营销手段的。每一个做小程序的创业者,跟当年做服务号、订阅号的人一样,你需要自己考虑如何去推广自己的产品。

但是,小程序会提供一个更好、更原生的体验,节约成本。

Q3.你觉得小程序能解决流量获取的问题吗?比如现在的一些微信订阅号,或是一些以内容切电商的创业者?

对这类型的创业者来说,小程序不是最好的选择,至少从目前来看小程序没有提供像订阅号那样高频次群发内容的功能,当然也许是我还没看到这部分的开发文档。

小程序支持模板消息,如订单产生等通知,但不支持群发push——这方面的限制可能类似服务号,所以目前看来,对内容切电商的创业者不是那么适合,因为其群发频次会受到到限制。

我们无法确定未来微信会不会把微信订阅号与小程序有某种程度的关联,目前在接口上虽然没有打通,但我推测未来会有关联的可能。

二、马雁飞——MAKA CEO

Q1.你有邀请码吗? 

作为腾讯和长江商学院合办的青腾创业营首期学员,并没有收到邀请码(微笑脸)... 

正巧现在人在福州2016腾讯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相比于去年重庆的腾讯全球合作伙伴大会,微信议题已经从分论坛升级为主论坛,相信明天下午的微信专场论坛上应用号会是个重头戏,到时应该有更多信息发布。

Q2.根据目前公开信息,你觉得腾讯的小程序应用号能干嘛?想像空间在哪里? 

微信小程序提供了丰富的接口,在组件与web之间取得了比服务号更强的平衡,且拥有独立缓存、设计规范等,已经具备了一个简易轻应用所需的基本配置。

绝大部分的应用都会面临用户获取成本太高,用户活跃不足和用户留存艰难的问题,微信作为手机流量大户和时间黑洞,微信小程序的开发者可以借助微信的入口优势充分享受这部分红利。

开发者基于微信的社交关系链和生态系统的产品创新和模式创新也是巨大的想象空间,不过这取决于微信本身的开放程度。

Q3.哪类或几类从业者能在小程序中寻找到机会?具体机会是什么?如何实现?

首先是互联网前端从业者,微信小程序将大大推动了HTML5的市场发展,或许马上会有“微信小程序员“这样的职位名称在招聘网站出现。

其次是互联网行业中小开发者、自媒体等,可以借助小程序,快速实现开发、验证、迭代的闭环,并且利用微信现有的关系链、交易体系和账号系统,打造自己的业务闭环。

第三,一些规模较小,本地化属性强的一些服务,可以基于小程序,快速开发,低成本维护。由于地区属性强,所以有功能性的特殊需求,但由于规模较小,又往往难以承担开发与推广APP的成本。这时候小程序就非常契合这一块的需求。 

三、程鸿——未来应用创始人

Q1.你有邀请码吗?

没有。

Q2.根据目前公开信息,你觉得腾讯的小程序能干嘛?想像空间在哪里?

目前看来,最大的特点有二:成本低和体验比WebApp好。

由于成本低,小程序可以做商业模式试错——特别是通过公众号已经获取了一些粉丝的创业者,和拿了天使轮但是还招聘不到NB程序员的公司。

小程序类似APICloud,把一些东西组件化以方便开发者使用,所以在操作体验上会比之前的H5更流畅,比WebApp更像 App。原来的WebApp体验并不好,在提升体验的基础上,一些这方面的从业者也许也会比较中意腾讯的小程序,举个例子:今日头条。

Q3.哪类或几类从业者能在小程序中寻找到机会?具体机会是什么?如何实现?

做应用号外包开发的从业者可能能找到一些机会,但会很快遇到收入瓶颈,遇到规模问题。当然也不是全无积极之处——目前流行的H5都是个性化定制,每次差不多都得重做;应用这边偏重功能所以可以有代码复用的情况,未来估计能比定制H5更便宜。

应用号还有一个价值就是能获得在微信里的流量机会,应用号在如果能对开发者能开放更多权限,这个可能就有流量价值了。如果只是说在微信内部打开App的体验好些,那这个对已经有App的开发者吸引力有限。

微信把自己做得更像一个操作系统,跟360的流应用类似。通过把开发者和用户都留在微信里,希望能对微信产生更大的依赖。但是从之前公众号和开发者在微信里遇到的限制一样,应用号未来也应该会有很多限制,如何让开发者完全放心,是腾讯需要着力解决的问题。

总结:

尽管腾讯说他们并不想进入应用市场,但并不妨碍无数公号开发者把它当成一个新的机会:一个在转做App更好地管理用户,与继续经营公号但必然遭遇瓶颈之间的机会。我们找了2009年的一篇文章,那个时候App应用市场刚刚开启,给了很多普通人一个在短时间内以更低成本证明自己的机会。今天会不会也是一个新的机会?故此在文章的最后,我们节选了一篇来自《第一财经周刊》的旧文——“我是传奇”,供您取阅:

几乎每个工作日的晚上6点半以后, 在北京望京科技园,几个年轻人从不同的大楼走出来后,都会聚集在一家咖啡馆中,谈论手机和手机上的应用程序。他们把这个小型组织称为“XMobileApp”,并且还为此建立了一个网站,意图拢聚更多志同道合者一起来开发手机上的小程序—可以是基于Windows Mobile系统,也可以是基于iPhone,或者Android。

团队的创始人之一叫陈宪,毕业后做过芯片开发,在明基-西门子工作过,也曾经在索尼爱立信任职。不过他的工作让他一直有点困惑,为何软件工程师无法在手机平台上有更大的自由?

陈宪的这种困惑在2008年逐渐消失。这一年3月,苹果为开发者们提供了iPhone软件开发包,并且在7月开放了iPhone App Store。短短几个月中,就有不少开发者蜂拥而至这个平台淘得第一桶金。随后,Google、RIM等公司也开放了类似平台。

2008年11月,中国的开发者们已经隐约感觉到美国的那种开发热潮。在之后的几个月,关于智能手机平台软件开发的论坛开始热闹起来,仿佛一夜之间有许多人开始意识到这个领域的“有趣”。陈宪就是在热闹的论坛中认识了张利国,也就是后来他在XMobileApp团队中的第一个合伙人。

张利国也是半路出家的软件开发者,在2007年毕业之后,他做的第一个项目是研究Android平台,当时Google刚发布Android平台,接触的人寥寥无几。在2009年初,智能手机开发平台火热起来之后,开始有朋友找到他,让他写一本关于Android开发的书。

张利国觉得移动互联网服务的未来不可小觑,和陈宪的聊天则让他激情澎湃,他决定不仅仅要写书,也要和陈宪一起开发应用软件。

陈宪担任产品和团队战略发展的角色,张利国承担团队运营和团队建设的角色,他们俩一起负责团队的发展和决策,以及团队的财务。

在团队建设过程中,张利国也比开始更懂得如何做生意。例如,他会考察一个项目是否有风险,到底要如何规避风险。他之前不止一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项目完成并已交付,但客户一分钱没给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而在团队内部,他们的合作虽然松散,但也会签订简单的合作协议和保密协议,以降低有人不诚信时可能带来的风险。

2008年12月底,他们论坛上接到一个加州的外包iPhone项目,做iPhone的一个游戏,名字叫做Party Animal,通过手机屏幕的触点来控制跳舞的动物,3个月后完成发布。给团队建立信心的则是Android Market的hot or not,这是一款在今年4月发布的视频网站客户端。因为美国人喜欢上传自己的照片,这个客户端可以让用户上传自己的照片,其他的用户给上传的照片打分,这个APP上传5分钟左右,就有了二三十个下载。目前,团队独立完成的非外包项目中,下载量最多的是一个将短信、彩信转移到iPhone上的程序,下载量上千。

这些项目中,有些标的额不过几千,有些标的额可以达到几十万。对于陈宪和张利国而言,从4月到现在,他们俩每人的投入都在5万元左右,主要用于团队成员聚在一起吃饭开会,以及一些项目前期给开发者垫付的开发费用。团队的收入已经能让他们的付出有所回报。

到2009年夏天,张利国和陈宪开始考虑这个团队下一步的发展。他们期望XMobileApp在未来不仅仅是个团队,而能成为个公司。而且他希望这个公司不仅仅是一家外包公司,还要有自己的核心产品。他们开始和团队成员们构思核心产品的形态:这也许会是个SNS平台,让更多玩家愿意花时间在这个平台上。他们自信其在行业中的经验和敏感,会让他们的产品受到欢迎。

而XMobileApp在新产品开发上的理念也得到了一些投资人的赏识。在2009年10月,他们拿到了第一笔天使投资。“我们在一步步实现我们的梦。” 张利国说。这让他觉得每天的熬夜都值了。张利国觉得,有iPhone App Store,类似的平台在,他们这样SOHO创业的人就越来越多,“我们会面临更激烈的竞争。”

  1. “各种创意都有,包括专业和精致的制作,我们是中国最好的App Store开发者,还是要关注单一产品的制作水准,我们要成为手机上的‘暴雪’公司。”

  2. “从用户角度出发,这是我现在做任何项目要考虑的首要因素。”

  3. “我们曾经只是一些无人知晓的程序开发员,但因为有了这个平台,现在我们可以把自己的智慧卖给全世界。”

  4. “这是一个很好的市场,它会拉高开发者的收入底线”。

让这些人联系在一起的是一次机会,他们正在紧紧抓住。这个机会不仅关乎这个时代最重要的金钱,还涉及到一个程序员的声望,也是一个男人的事业,夸张一些地说如果能够成功实现梦想,这将成为他们生命的大部分价值。

现在苹果、谷歌连同中国移动的Ophone平台为软件工程师们提供了新的创业平台:几乎零成本,一目了然的产品反馈,智慧迅速变现,还算公平的分成。他们正在努力抓住这次机会,虽然面对的是大公司和无数个体的竞争,但无论成败相信他们会在内心高唱Cold Play乐队那首《Viva la Vida》(生命万岁),为自己的与众不同而喝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