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微信小程序 > 微信小程序运营 > 业界 >

押中过阿里巴巴的GGV纪源资本,在这一届生活变革大会上谈论了些什么?

来源:微信小程序 编辑:Yiyongtong.com 发布时间:2018-02-10 10:59热度:

押中过阿里巴巴的GGV纪源资本,在这一届生活变革大会上谈论了些什么?

“2003年,我们一不小心投资了一家公司,那时候估值特别贵,算天文数字,而且只有一个业务,但后来13年间,这家公司市值涨了3000多倍……”。今天,在由GGV纪源资本举办的GGV2017生活方式变革大会上,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童士豪以这样的方式和大家做介绍。

当然,这家公司就是阿里巴巴。因为看好中国的发展,2000年在美国成立的纪源资本,5年后,也在中国上海设立了办事处。

中国公司成长速度完胜美国

童士豪在现场分享了他们内部的一个研究:在把十年前2007年全球十大市值公司和现在全球十大市值公司做比较后,他们发现,十年前大企业都是工业行业的大企业,唯一一家做技术的是微软。当时 10家公司有3家都是来自中国的,分别是银行、石油和电信公司。十年后,10家里头,有7家是互联网的企业,同时有2家中国公司,分别是阿里和腾讯。

他们也注意到中国公司成长的速度比美国同行要快:亚马逊在美国电商花了十四年的时间,达到电商行业50%的市场份额,但中国企业才花了九年;微信三年就是老大;支付宝四年增长了30%。

随后,管理合伙人徐炳东分享了适合中国国情的细分领域的创新:

第一是移动支付市场。根据2016年的数据统计,中国移动支付市场规模是美国的11倍。微信支付和支付宝按照单笔数据单量来看的话,超过了VISA全年的单量。移动支付方面,目前,中国走在了整个世界的最前列。

第二是社交和娱乐市场。徐炳东认为,微信除社交功能外,还可以呈现各种各样的商业和改变生活方式的服务和产品。如果在美国出现了代表年轻一代社交群体使用的工具软件的话,在中国已经出现了00后使用的。“在五年前,如果内容是中国的短板,那么今天,中国在知识付费、内容变现等方面已经走在了世界的最前面”。

第三是零售。徐炳东认为,“零售业态在中国的发展已经远远超过了日本,现在已经走在了全世界最前列。新零售已在中国代表了线上和线下结合的超前卫的方式,它极大改变了大家的生活习惯,也在引领整个世界的变革方向”。

第四是出行市场。如果Uber是共享出行的始祖的话,滴滴则是很好的做了共享出行。徐炳东表示,“共享单车在过去这两三年里的蓬勃发展,可以说是中国模式对世界的输出”。“我们可以想象在未来五年,未来汽车可以在马路上自动行驶,也不需要充电,可能在极端的情况下,才需要用一辆车去照顾整个家庭的需求。最后,他表示“技术进步到今天,到了一个拐点,未来五年的转折点可能是超越过去五年、十年甚至五十年的”。

关于出行与新零售

在之后的嘉宾发言中,小鹏汽车CEO何小鹏讲述了他眼中的互联网的机会。一是金融,二是人工智能+互联网+硬件制造+中国化的服务。在他看来,像苹果手机改变了大概21种硬件一样,汽车制造也会发生这样一个过程,只是“会慢50%-100%,如果手机是十年的话,这个需要二十年”。在他看来,电动汽车改变的不仅仅是从有人驾驶到无人驾驶,而是“会改变我们的居住,消费,娱乐,物流,而这些改变又会产生新的连锁反应”。

之后,京东战略投资负责人常斌讲述了京东眼中的新零售格局和机会,他表示:“到今天这个时点上,原来为电商所独有的能力正在不断的下降。电商原来拥有的飞机大炮一样的能力,正在被迅速的基础设施化和民主化,大家获取越来越容易。可能大家还觉得我们是一个零售商,是零售平台,但是在我们眼里,我们这样一些公司正在变成中国全新的基础设施”。蚂蚁金服芝麻信用副总经理李丛杉认为,下一个互联网阶段,会是“连接人和服务的服务生态”。在谈及未来方向时,两人都表示,像阿里,京东这样大的电商平台,将来都会更多扮演“赋能者、服务者”的角色。

 

 (以下为常斌与李丛杉发言,有删节)

  常斌(京东战略投资负责人)

过去一年多,突然零售变得非常热,大家认为会有一次新零售,或者新一代的零售革命机会出来。我们就要来看到底什么是“新”?每一次的变革“新”到底在哪里?

每一次消费时代的变革无不是技术去推动的。沃尔玛创始人创造出奇迹的时候,是因为沃尔玛三位老先生率先引入了信息连接方式,率先建立了中央仓储和中央供应链物流,后来,我们看到亚马逊对沃尔玛的超越,是因为亚马逊提供了无线货架。互联网的技术给了亚马逊一个更好的连接用户的机会。每次零售业的变革都是技术演进的结果。

观察中国市场,我们觉得每十年正在发生一次显著的变化,大约在2007年的时候,我经历了京东的A轮投资。那个时候,中国的电商仅仅还是一个概念,有太多不方便,大家把它更当做一种边缘的新奇的方式。那个时候像京东、阿里巴巴这样的公司致力于去建立起整个行业的基础设施,建立起平台,建立起物流体系,建立起高效的支付体系、信用体系,所以才有了过去电商发展的十年。

到今天这个时点上,原来为这些电商所独有的能力正在不断的下降,电商原来拥有的飞机大炮一样的能力,正在被迅速的基础设施化和民主化,大家获取越来越容易。可能大家还觉得我们是一个零售商,是零售平台,但是在我们眼里,这样一些公司正在变成中国全新的基础设施。

无论我们今天在提新零售也好,还是京东提到的第四次零售革命也好,我们认为这是本质上的零售变革。零售业之前经历了百货、连锁、超市,而这一次新零售革命我们看到技术会更加个性化、智能化,未来零售会变得无界。原来都需要去一个中心化的地方去达成交易,而现在入口变得无处不在,到处都可以变成交易的场所。

在京东 ,无论业态怎么去演变和往前发展,有一个标准是不变的,因为在零售里,成本、效率和用户体验是衡量所有变革最终极的标准。在沃尔玛出现之前,百货业的毛利一直在40%-50%以上,沃尔玛成功的把这个推进到了20%,而电商对线下又是一次进一步的成本下降和效率提升,京东目前做到的是10%出头。从周转率上,传统的零售商大致需要60天、90天甚至100多天去周转,而京东在这么大体量里,存货的周转率大致在40-50天的水平。

每一次的革命,想成为最后的赢家,一定是在成本效率,还有用户体验上得到巨大的突破。京东在700个城市做到了当日达和次日达,这是一个新的全球性的标志。特别有意思的是,2014年5月份,去纽约参加京东的上市敲钟仪式,在纽约的地铁里,我们看到亚马逊打的广告是,如果你买我们的产品,会享受第二天送达的服务。在今天中国这么幅员辽阔的面积上,我们实现了200多个城市当日到达。从那个角度来说,在用户体验上,在那个时刻我们已经达到了实际水平,在今天,我们依然看到了巨大机会超越。京东正在不断的把这个往前推动。在这点上,无论是零售业态怎么向前演进和变革,最终衡量的标准是成本、效率和用户体验。

今天,像京东已经不完全只是一个电商,它正在把自己下一个阶段目标定义为零售基础设施。基础设施就意味着需要有更多的生态合作伙伴来利用,来帮助他们成长。京东致力于把自己的核心能力打开,我们的供应链、物流、数据、交易平台等等。比如说供应链,京东今天一共运营有700万平米的仓库,在这里面放置一些商品,在未来三到五年达到2000万平米,不仅是满足今天3-5亿用户,完全可以满足整个社会商品的周转和流通,来让效率提高成本下降。还有我们的物流,不只能让自己的订单当日达、次日达,更多的让合作伙伴当日达。

我给大家讲一个京东和沃尔玛合作的例子。在沃尔玛200多个门店里,差不多有几千单在线上预订,通过京东和达达物流送到对方的家里。即使是线下的商业,也可以享受到这样的服务。接下来京东会和腾讯一起变成新零售的基础设施,如果大家最近关注微信和腾讯的整个变化,其实微信正在快速的OS化。无论是今天里面的CRM系统、广告系统还是小程序。腾讯是京东目前最大的股东之一,京东会和腾讯一起来携手为合作伙伴提供一个基于全渠道线上线下的商品、会员、营销的服务。在具体的业务上,在京东里会有几个业务是目前跟整个新一代零售有关的。我们从原来的2C销售变成2B,利用京东的优势,服务全国100多个便利店,我们会打通线上线下的数据和会员来实现新的用户体验。生鲜也会在今年年底前开业。随着整个业内的深化,京东还会涌现出更多的新的业态。

以我个人的观察,最近大家会发现非常猛烈的趋势是,似乎我们原来线上的商业者大踏步走像线下开辟新的业态。互联网之所以在过去十年电商有这么快的进步,就是因为互联网有特别好的规模经济效益。如果只用互联网的思维就这么加,我觉得这可能会是比较大的陷阱,也需要非常大的运营能力。当然,今天任何一个线下创业,如果不能考虑在线上有一个非常好的空军方案,单纯的陆军也是没有办法实现本质的突破的。

今天我们有很多VC投入这个战场,一些人可能觉得这个可以像投互联网一样,一本万利,但是今天的线下零售是现象级增长而不是指数增长,像VC要求高投资回报的是不是最合适的资本形式?我们相信中国会涌现出一系列新的品牌,出来的新品牌就像小朋友一样,跟成年人竞争,到底有多大胜算?也有很多人说基础设施的建设,最近我们看到了很多创业项目和投资,供应链不行,重新做一个供应链,要改变物流,要改变商品结构,但是最后大家发现,投入了几亿美金,却只达到了一个中等经销商的水平。

道路是光明的,但我相信也是非常曲折和漫长的。今天我们可能又一次站在了一个新一代零售革命的门口,这是我们共同的机会,也有赖于我们一起探讨,作为京东,我们非常期待能把我们的能力分享出来,跟大家一起成长,一起变大。

   

李丛杉(蚂蚁金服芝麻信用副总经理)

蚂蚁金服是一家以科技创新为主要核心竞争力的一个公司。最重要的一个目的,是希望能够搭建一个开放、共享的信用体系和金融服务平台。芝麻信用是阿里巴巴旗下的第三方信用评估机构。

中国是全球唯一一个提出信用城市建设的国家,在今年6月份的时候我们跟国家发改委一起开了一个叫做信用中国、信用城市建设的峰会。大概有380多个城市已经参与到信用城市的建设过程中来。政府包括国家发改委的领导在政策力度上来支持建立起一个新型的信用体系。这一点我们当时也在思考,为什么中国这么需要以平台或者互联网技术,或者是高科技技术为支撑的新型信用体系。大家去想一下,我们国家的市场经济其实发展的时间并不长,但整个欧美国家的市场经济的发展,已经经过了上百年的时间。他们能够把契约的平等和诚信的机制贯穿到整个市场经济中去,而我们国家还是缺少这些。所以从政策利好的角度来说,现在也是信用经济加速发展的一个时代。

再从整个生态的角度来看。我们说互联网角度,从互联网整个发展的层面来说,经历了这样几个阶段。从PC互联网时期的连接人和信息的信息生态,到人和商品的连接生态以及人和线上线下连接的社交生态,到现在以连接为主的人和内容生态,到最后一个阶段,或者下一个互联网阶段,我们认为应该是连接人和服务的服务生态。

在这十几年的发展中,连接人和服务一直没有一个很好的或者巨型的创业公司出现,这是为什么呢?其实我们觉得在连接人和服务的过程中,更多的是垂直的,更多的是深入的,互联网走向行业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化的这样一个过程。

在这个过程,什么才是整个过程中或者是连接人和服务过程中非常重要的基础设施呢?经过三年的研究,我们觉得其实信用+生态应该是连接人和服务的,我们能够看到的有明显趋势的基础设施。信用+生态最重要的一点是在于提升,大家刚才都讲到了普惠提升整个交易环节的效率以及带来极致的用户体验。

 “信用+”能够带来什么?是人人可感知、可管理的信用体系。有很多学者或者从业者也展望过,再过十年之后,有可能今天的组织形式都会发生变化。比方说从企业+员工的方式变成了平台+个人的方式,这种人人可以去连接到平台上面,人人可以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发掘一个需求,生产一个产品和服务,提供给对方,这样一种业态下,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对双方的信用评估和信息透明化是非常重要的。很有可能,是以信用为支点,以个人的能力为杠杆,最终在个人能力范围之内在整个平台上搭成自己的财富圈,这有可能是今后发展的一个新的业态。

当支付最终极的形态发展完之后,我们认为应该是新的信用体系。再也不需要支付动作了,通过所有信用评估、信用准入,加信用判断,达成极致的用户体验。

整个“信用+”为交易模式和心智带来变化。从人到钱的过程中出现了资源配置,中心模式就是银行,包括最早期的支付宝交易,这些都是从人到钱的交易模式。对于消费者来讲是什么样的感知呢?对于消费者还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心理感知。所有交易模式的过程中,商家也好,银行也好,或者整个资源配置的中心也好,还是因为你的钱而信任你,这是对于消费者一个完整的心智感受。

对于服务上来讲,在交易过程中的诉求,就是回来现金。我们说到了“信用+”模式之后,我们认为从人到商品和服务,商品和服务前置了。分配资源的方式前置了,这是一个极致化的体验。

免押的信用租赁方式其实带来了非常大的规模化的新型共享模式的租赁效用。还有新零售,新零售我们认为是以无人和线下为主。比方说回收,就是以旧换新,以及以租代售,当然还会有更多更新鲜的方式出来。在整个资源配置过程中,是通过新型信用体系或者平台化赋能的能力,把资源配置的能力直接赋能给了商户,这就是去中心化资源配置的能力。

当每一个企业需要这种服务,我们才称之为一个生态。在这样一个新的模式之下,我们相信对于C端的心智来讲,对于人的心智来讲,对于消费者的心智来讲,他是因为信任我,而选择我。钱是统一的交换货币,是都能讲明白的东西,一定要以普惠化为主,一定需要把整个社会的资源分配方式通过一种更好的方法赋能给商户和最终的商品和服务的制造者以及消费者本身,这才是更先进的模式。

在整个“信用+”解决交易过程中,摸索出来的信用问题还有更多的方式,从C端到B端来讲,我们今天摸索出来的是基于新消费模式的新服务模式,但是我们认为今后越来越多的零售方式,或者越来越多的消费方式,不再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买卖方式,而是把不同方式提升起来的信用体系,而这个里面会用到平台体系,会用到数据,会用到新型的区块链信用的签约机制,也会用到更多的新型金融服务。

在这几块里面,解决信用问题之后,有可能出现了新型免押租赁形式,新型的后付和赊销的模式之下的互信能力,这些都是能够快速解决信用的问题,从而把整个信用新模式推大,把效果放大的一个过程。在整个闭环的上端是信用记录,所谓的信用记录每个人可以管理自己的信用记录。在这个平台上通过行为,通过一次又一次履约的过程,不仅是借还贷款的履约,还有各个环节的履约,大家一起来建立联合奖惩机制。

在我们国家每年有将近几百万的老赖,法院判了必须得支付多少钱,但是这些人就赖着不还,当他们跟芝麻信用的连接起来以后,有很多老赖都把钱还了,为什么呢?买火车票买不了。连接人和服务的新型信用底层建设好了以后,我们相信人和企业会往更好的方向发展。

在整个几年过程中,也总结出来了多个场景的跟信用体系结合的服务。总结下来看的话,最终我们是希望消灭一切有押金和预付门槛的场景,消灭一切需要身份证明的场景。前不久我们在深圳上了一个新的场景服务,退休在家的老人,可以通过信用体系,在家里办理公积金和社保的支取,这给老年人,尤其是孤身在家的老年人带去了福音。这个过程中,我们认为今后会有越来越多的,只要是能够传递销售信用的新的商业模式的出现,一定是可以发展的巨大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