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微信小程序运营 > 经验 >

观点聚合:如果是你,你会如何制定「小程序」的运营目标? ... ...

来源:微信小程序 编辑:Yiyongtong.com 发布时间:2017-11-18 12:13热度:

本文为观点聚合,主要针对运营和产品;一:如果是你,你会如何制定「小程序」的运营目标?来自原文地址在看完张小龙的演讲之后,作为一个关心小程序的人,我有一个疑问,在脑海里挥之不去。那就是「如果你是微信小程 ...

 
 
 
本文为观点聚合,主要针对运营和产品;
一:如果是你,你会如何制定「小程序」的运营目标?
来自原文地址

在看完张小龙的演讲之后,作为一个关心小程序的人,我有一个疑问,在脑海里挥之不去。那就是「如果你是微信小程序的运营方,你会如何制定小程序的运营目标?」

现在提出这个问题有点早,但迟早会遇到。

当然,我们不能脱离前提去讨论问题,因为没有了共同的前提可能得到的答案也就没有统一的标准。而且,产品千变万化,始终不能摆脱它的场景来进行假设。不过,把它当成开放式的问题,讨论就有意义。

如果这个问题,现在就启发了你的思考,那么这个问题本身已经实现了它的价值。

以下,是我和业内的产品经理,讨论「如果你是小程序的运营方,你会如何制定小程序运营目标?」的记录。

1. 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国内知名产品经理。

这位产品经理在回答我这个问题时,一开始是以「线下服务」的场景,比如小餐馆的角度出发,来思考小程序运营目标的问题。他说:

「大概应该是直接产生交易/购买的转化率;被分享/介绍出去的情况之类?因为作为即用即走的工具,需要关注的是这个工具的效益,那就是多少人扫描了,产生了多少实际的交易达成,有多少人愿意推荐。」

如果是「线上服务」的场景,比如投票类的小程序,他倾向于「微信群」这个场景。他说:

「(运营目标是)基于使用和分享的。基于使用的话,那就是会看用户是否真实使用了某个功能,比如点了哪个按钮之类,或者是否完全操作了整个流程。如果是分享,就是看它分享的次数了,这点我会觉得和公众号的「朋友圈转发」有点像。」

2. 爱范儿「知晓程序」负责人王崇旭。

他的回答一向言简意赅,「访问量、回访率、转化率(转化成公众号订阅者)。」

3. 分答联合创始人朱晓华。 

他说,「我觉得应该和过去差不多,也会看 PV、UV,以及看使用率和用户创造价值,比如 APRU。因为有的用户打开了不一定会用,所以有使用率这个概念。而这需要埋点,测量用户的操作动作。」

4. 《增长黑客》作者范冰。

以张小龙在演讲中提到的「广告牌」为例子,范冰觉得,「如果小程序用在广告牌上,就是看扫码量、转化率这些指标;如果是电商,就是看转化率、客单价等;如果是小工具,看 PV 等等。总的来说还是看对核心业务的贡献,对核心指标的带动。」

他还说,「除非把小程序作为创业项目,现在更多的是作为既有业务的补充和试水吧。」

5.《从点子到产品经理》作者刘飞。

「估计主要会把 DAU 作为主要指标,打开次数和使用人数。」

6. 前百度贴吧产品经理杨用。

他说,「我觉得要看并发和留存。一个渠道运营的结果,二维码和场景的结合,留存是体现小程序本身对用户需求的满足程度。」

总结

张小龙在演讲里提到,希望大家可以用桌面互联网时代的「网站」服务来去理解「小程序」。而且在他看来,粉丝量和访问量没有绝对的关系。

总结以上几位产品经理的观点,不管是在哪个场景,「用户是否使用」成为了很关键的标准。

而一个用完即走的地方,想让自己的访问量一直增长。似乎只有一种方式:

让产品足够好用,好用到用户记住,并愿意分享给别人用。

二:从人人交互到物机交互
作者:张都,来自原文地址
  1. 快到年底,张小龙放开话来,微信小程序没有明显入口,不推荐,不分发,显然是想用小程序与线下沟通。
  2. 手机与物品沟通,方便性和准确性最高的就是二维码了。一维码简洁,但承载信息有限,表达的经常都是某个 ID,所以 B 端使用比较多。零售商用很大的努力标准化 UPC,大量的内部管理系统使用 Code 128。只有应用特别广泛的条码,例如 UPC 或者快递单号,才有中间商来聚合提供给 C 端客户。搜索引擎可以做类似的中间商,阿里巴巴一直想做的扫码买东西,也是想做这样的中间商。以前扫码集中在物品信息,后来经过支付和公众号传播等教育,扫码的普及程度已经大幅度提高。
  3. 单个商家当然也能做二维码,直接接入自己网站。但是,经过这么几轮运动,微信几乎已经成为了扫码的入口,培养了很好的用户习惯。比这更方便的是在操作系统级别提供,直接在相机中集成。原生 Android 系统已经有了这样的功能,但是并没有当成产品来推广,也容易干扰相机的界面。或许是东半球前二的产品经理老罗可以试试,但是没有微信提供的各种信息,要想提升体验也比较困难。这就跟 Facebook 联合创始人 Dustin Moskovitz 在 Stanford 创业课程第一节讲的那样,如果是想有很大影响力,或者赚钱,加入大公司未必会比自己创业差。
  4. 手机与物品之间的信息交互,除了二维码,剩下影响比较广的是 NFC。NFC 的终端费用比二维码高,但保密性更好。二维码放大以后能更远距离读取,从这点来说比 NFC 更方便。
  5. Amazon 做了另外一个尝试,Dash Button,这已经是独立于手机的沟通方式了。但是 Dash Button 比 NFC 的终端费用还要高,从最优化的角度难以推广到最大多数人群。
  6. 小程序把手机与物品之间的沟通加强,微信本身立足于人与人的沟通,所以就剩下一个弱点了,手机与主人的沟通。电脑时代最好的输入手段是键盘,快速准确。2012 年 Leap Motion 出世,惊才绝艳,但是很快被移动大潮淹没。
  7. 能想到的突破口是语音,所以 Google、Amazon 和 Apple 都在投入巨资,准确性也大幅提升。如果只用来输入简单字句进行搜索,现在的技术已经很成熟。我一年前就因为语音输入法从 Apple 转投 Android,老罗在 M1 的发布会上演示讯飞输入法,一片惊叹。
  8. 语音输入最大的缺陷是隐私不够好,很难在公共场合使用。Amazon 的 Echo 避开这一点,专注家庭内的语音输入,已经领先半筹。手机端显示极其有限,如果客户语音输入,恐怕期望系统用语音回馈;即使返回页面,也不能像电脑屏幕一样一屏显示十个结果,其中三个还是广告。这就要求搜索质量非常高,最好还能有上下文关联的能力,这两点都对智能算法的要求非常高。以 Google 在 AI 的技术储备,都赶不上 Amazon Echo 的体验,Amazon 至少从 2010 年就开始打磨这款产品,五年磨一剑,果然不是易与之辈。
  9. 凭着老板娘母校的关系,百度还没有把讯飞收入囊中,实属战略延误。